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研究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发布时间: 2014-10-08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环境公益诉讼

环境公益诉讼

江苏力豪律师事务所  徐裕建 


    【内容摘要】: 随着环境问题的恶化和环境民主原则的深入,发达国家普遍建立了环境公益诉讼制度,它既可以保障个体权利的实现,又可以保障环境公益的实现,同时将个体利益与环境公益纳入统一的利益衡量过程中,为实现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程序表达机制,而我国目前尚未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现就我国环境公益诉讼方面的几个相关问题进行初步的探索。

【关键词】:概念;特征;基础;设想。

一、环境公益诉讼释义

(一)、环境公益诉讼概念 

环境公益诉讼,是指所有社会成员包括公民、社会团体、国家机关等依据法律相关规定,在环境作为一种公共利益受到直接或间接的侵害或有侵害之虞时,法律允许无直接利害关系人为维护环境公共利益而以自己的名义向人民法院提起的诉讼。

(二)、环境公益诉讼的特征

1、目的的特殊性。

环境公益诉讼以保护环境公共利益为目的,所追求的目标是整个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2、前提的特殊性。

环境公益诉讼的前提是公共环境利益被侵害或有被侵害的可能。当事人不需以损害发生为诉讼要件,只要被诉人的行为引起环境公益受损或有威胁环境公益的可能性即可。环境公益诉讼强调事前救济或事中救济。因为环境问题的特殊性,损害并不要求已经发生,往往很多环境问题也难以及时出现损害后果,绝大多数损害是潜伏存在的,再加上科技不是非常发达,人类认识能力的有限,对于损害也无法及时认定。这就要求在面临环境公益遭受损害威胁时,不需以充分确实的科学调查的结果作为依据来判断诉讼理由的有无,而是根据环境风险的大小、对环境公益侵害的潜在可能来决定是否受理

3、具有显著的预防性,同时兼具补救功能

环境公益诉讼的提起不以发生实质性的损害为条件,只要能够根据有关情况合理判断存在损害环境公益的潜在可能,即可提起诉讼,由侵权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将侵权行为消灭在萌芽状态。因此法律有必要在环境侵害尚未发生或尚未完全发生时就允许公民通过司法程序加以排除,从而阻止环境公益遭受无法弥补的损失或危害。另一方面,环境公益诉讼兼有补救功能,对于已经发生的损害环境公益的事实,公民可以通过诉讼主张对其权利的修复,通过民事赔偿和国家赔偿补救被损害的环境公益

二、环境公益诉讼的权利基础

(一)、实体性的权利基础——环境权。

环境权既是环境法的一个核心问题,也是环境公益诉讼的权利基础。所谓环境权,是指公民在良好环境中享受一定环境品质的基本权利。环境权的主体是公民,不包括不具有生命的法人、组织或国家,也不包括动植物或其他自然体;客体是能够对人类生产或生活产生直接或间接影响的环境及其构成要素,不包括国家的行为;内容是具有生态性的、审美的、精神的、文化的利益,是对于良好品质的享受

(二)、程序性的权利基础——诉权。

法偐有云:“有权利就有救济,无救济即无权利”,一语道出了救济对于权利的重要性。而在权利的救济体系中,司法救济是最权威、最有效和最公正的救济,可以说是权利救济的核心。在环境公益诉讼中,当事人的诉权所包含的诉的利益,已不再是简单的实体利益,他已经演化成为一种诉讼上的利益,一种谋求司法救济的利益。

三、 构建环境公益诉讼的具体设想

(一)、起诉资格的放宽。

对起诉资格的限制,可以说是环境公益诉讼中最大的障碍,它使得众多愿意为环境公益劳心献力者无法运用法律手段保护环境。环境公益诉讼的目的是维护环境公益,原告的资格不应限于与案件有直接利害关系者,各国环境公益诉讼的实践都反映出为了纠正不当行为采取的管理不再是强调当事人适格理论,因此,原告资格范围有不断扩大的趋势。根据环境公益诉讼的特殊性,为加大对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惩治力度,应当对起诉资格予以放宽,原告应包括检察机关、环保组织以及公民个人。

(二)、受案范围的拓展。

首先,扩大合法权益的保护范围,将造成“间接的”、“无形的”危害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行为纳入环境公益诉讼的受案范围,建立非实质性利益损害的司法救济制度。从法理上讲,合法环境权益既包括财产、人身等实质性的合法权益,也包括视觉、精神感受等非实质性的合法权益。其次,将抽象行政行为纳入环境公益诉讼的受案范围,赋予公民对涉及环境领域的抽象行政行为有提起司法审查和诉讼的权利。因为抽象行政行为对于环境造成的影响往往要比某个具体行政行为所造成的影响大得多,如果仅对某个具体的行政行为提起诉讼很难全面消除对环境有害的影响,而且可能造成重复诉讼,浪费有限的司法资源。同时行政机关不当作为或不作为等使环境公益受到损害,也应纳入环境公益诉讼的受案范围。

(三)、建立环境公益诉讼的保障制度。

1、建立鼓励公众参与的激励制度。

环境公益诉讼最现实的障碍是资金问题,环境诉讼费用捆绑了公众提起公益诉讼的手脚。如果不提供一定的经济激励,出于“搭便车”的心理,一般民众不会倾向于通过公益诉讼提供环境保护这种公共产品。建议一方面可以参照美国的公民诉讼制度,规定胜诉后原告的律师费、鉴定费等其他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另一方面还应当规定原告可以向法院提出缓交诉讼费,在败诉的情况下,比照私益诉讼降低收费标准,减收诉讼费

2、建立有效的执行制度。

环境公益诉讼进行过程中,法院可按预防原则在作出判决前暂时中止被诉的行政行为,防止更大的破坏。作为环境公益诉讼,其制度的本质在于保护环境公益,维护全体公民的环境权益,综合考虑,在环境公益诉讼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若判决具有执行内容,应当由人民法院直接执行,既有利于该制度的实施,又与立法精神相一致。

3、设立环境法院或环保审判庭。

设立环境法院或成立专门的环境审判庭是国际上许多国家的通行做法,我们有必要予以借鉴,因为环境案件往往因涉及受害人众多、牵涉到地方利税大户、法官环境专业知识欠缺、技术性强等导致审理困难。同时受诉法院的级别应相应提高,因为环境公益诉讼常常涉及多人利益,且起诉人受到的阻力和难度也比较大,尤其是起诉环保部门的不作为时,起诉人和法院在强大的行政权干预下难免会显得力不从心。为了避免以权压法现象的发生,有必要提高受理法院的级别,即案件应由与被告同级的法院的上一级法院进行一审,以保证环境公益诉讼的顺利进行。

(四)、建立规制诉权滥用的配套制度。

1、设立行政投诉程序前置制度。

环境公益诉讼的目的在于“督促执法而非执意与主管机关竞赛或令污染者难堪”,因此如果违法者或行政机关在起诉前立即改正或采取相应补救措施,环境公益诉讼的目的即已达到。许多国家法律上规定原告在起诉前一定期限内应履行事先告知义务。原告在提起环境公益诉讼前,应首先就侵犯环境公益的行为向有关行政机关投诉,接受投诉的机关在一定期限里不予答复或处理不符合法律要求,原告则可以自行向法院提起环境公益诉讼,要求司法救济。

2、设立原告资格审查制度。

法院在正式受理环境公益诉讼前,应审查原告身份是否合法、提出的证据是否充分、起诉是否有理由,必要时可由法院举行听证会,召集原告、被告以及相关环保专家、法律专家等有关人士参加听证会,在辩论的基础上作出判断,以决定是否立案和进入实质审理程序。

3、设立诉讼处分权限制制度。

民事诉讼中的处分权是指当事人对于自己的合法权利在法律允许的基础上、在自己意志的支配下所作出的一种取舍,它以当事人享有该权利为前提。而环境公益诉讼是为了维护环境公益代表国家以自己的名义提起的诉讼,其本意在于使一切单位和个人都置身于保护环境公益之中,该权益不属于任何公民个人,它由全体公民所共同享有。原告起诉后,不适用调解,一般情况下也不得撤诉。即使原告不参加诉讼,受诉法院仍应当依据已确认的证据及事实依法作出判决,这样既可以防止原告滥用诉权,也可以防止原、被告之间恶意串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4、实行滥用环境公益诉讼侵权责任制。

在美国,滥用诉讼构成一种独立的民事侵权行为责任。这种情况下,原告可以提起滥用法律诉讼的侵权行为诉讼。滥诉侵权责任制的建立可以有效地制止滥诉的发生。我国应在《环境保护法》和各个单项环境法规中作出明确规定:起诉人没有合理理由故意或过失地实施环境公益诉讼行为,导致了被告人遭受了损害的后果,起诉人应为此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除承担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和赔礼道歉外,还应当赔偿受害人的物质损失。对检察机关滥用环境公益诉讼的,通过国家赔偿程序解决;对其他民众滥用环境公益诉讼的,通过普通的民事诉讼程序进行解决。通过滥用环境公益诉讼侵权责任制的建立,我们可以达到在鼓励民众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同时,既可以防止当事人草率地提起环境公益诉讼,又可以防止某些心怀不轨的人利用环境公益诉讼达到非法目的,从而避免司法资源的浪费和社会、经济秩序的破坏。

综上,环境公益诉讼的建立,突破了民事责任的个人责任与个体补偿原则,体现的是环境法上的社会责任与公益补偿原则。它是环境污染、生态破坏者和不履行环境保护法定职责者头上的一把悬剑,是公众参与环境保护的重要形式。建立适应我国国情的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既有利于将环境纠纷解决纳入到法制轨道,减少社会不稳定因素,又有利于弘扬公德意识,体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权利。我们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环境公益诉讼将真正成为维护公众环境权益的利器。


    参考文献:

1. 吴卫星著:《环境权研究-公法学的视角》,法律出版社2007版。

2. 吕忠梅、吴勇著:《环境公益实现之诉讼制度构想》,载《环境公益诉讼》,法律出版社2007年第1版。

3. 金瑞林主编:《环境与资源保护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2版。

4. 吕忠梅、金海统著:《关于拓展环境侵权制度的追问》,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环境法研究网,2008年6月1日访问。

5. 别涛主编:《环境公益诉讼》,法律出版社2007年第1版。

6. 陈广华、李德仁著:《环境行政公益诉讼制度的立法构想 —以对环境行政违法行为的规制为视角》,载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21卷7期。

7. 常英、王云红著:《民事公诉制度研究》,载《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2年10卷4期。

8.胡凤霞著:《环境公民诉讼制度宽松起诉资格初探》,载中国法院网,http://www.chinacourt.org/public/detail.php?id=181121。

9.曾文革、王海志著:《论我国环境公益诉讼法律制度的建立》,http://www.iliu.cn/html/200703/10/095731757.htm。

10. 刘沛著:《浅议全球化背景下我国环境刑法体系的缺失与完善》,载《绥化师专学报》2003年6月。

11.常纪文著:《美国环境公民诉讼判例法的新近发展及对中国环境公益诉讼立法的启示》,载《中国律师和法学家》2007年3卷3期。

12.陈瑶著:《民事公益诉讼制度的构建 —原告资格扩张的视角分析》,载广西法院网,http://www.gxfy.com/Article/ArtOne.aspx?ArtID=19665。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