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业务研究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发布时间: 2014-10-08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犯罪对象研究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犯罪对象研究


江苏祥盛律师事务所  陈兴


    [摘  要]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是我国《刑法修正案(六)》新增的罪名,对于本罪的认定而言,近亲属、监护人可以成为本罪的犯罪主体,行为手段不应限制在暴力胁迫范围内,犯罪对象的儿童年龄应为0到14周岁,犯罪对象的人数没有限制,特殊情形可与故意伤害罪实行数罪并罚。

[关键词]组织残疾人 儿童乞讨罪  犯罪主体  犯罪手段  犯罪对象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是2006 年6 月29 日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六)》新增的罪名,该罪名规定: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或者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乞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新罪名的产生往往伴随着社会上严重的犯罪现状的亟待解决,此罪名亦是。而因理论与实践的差距,新罪名的适用会或多或少出现问题,笔者便就该罪名的犯罪对象的争议问题发表自己的一些看法。

一、罪名产生的社会背景

该罪名是《刑法修正案(六)》新增的罪名,每个新增的罪名都折射出一定的社会问题。该罪名所产生的社会背景即为近年来愈演愈烈的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的社会现象。

相信许多人同笔者一样对这个现象不会陌生,甚至许多人已经习以为常,漠不关心。在笔者的家乡经常看见一群孩子在城市的繁华地段,向路人乞讨。亦或是惨不忍睹的残疾人匍匐在地,乞求路人施舍钱财。笔者小的时候家乡也有乞丐,但是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偶尔会有带着孩子的大人,三两个儿童、残疾人乞讨的现象也不多见。但近年来出现的却多是成群的孩子和惨状过分的残疾人乞讨的现状。而近几年也出现大量的社会组织,寻找被拐卖失踪儿童。有爱心人士发起拍照解救身边乞讨的残疾人、儿童的网上活动。

现实告诉我们,这个现象非常普遍。而出现这样现象的原因是,近年来一些犯罪团伙为了谋取利益,利用人们的同情心采用暴力、胁迫、拐骗、收购等手段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获取利益。而被组织的残疾人和儿童人数众多,因而造成的家庭分离或是儿童辍学、残疾人儿童遭到虐待的社会问题比比皆是,不仅弱势群体的利益受到不法侵害,也影响着社会的稳定。将该行为规定为刑法罪名由刑法规范刻不容缓,弱势群体的利益可以得到法律的保护。

二、未满十四周岁未成年人的范围

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法条所规定的儿童是指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1992年12月1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的若干问题的解答》规定:“《决定》和本解答中所说的‘儿童’,是指不满14岁的人。其中,不满1岁的为婴儿, 1岁以上不满6岁的为幼儿。”学术界一般认为,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中的未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即是刑法司法解释上所讲的“儿童”,既包括不满1岁的婴儿,也包括1岁以上不满6岁的儿童。但是也有部分学者对此提出的自己的看法。一种观点认为,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所包括的儿童是指不包括不满一周岁的婴儿。而一周岁到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不论是否身心健康,有无生活能力、劳动能力,是否残疾或是患有疾病都在所不论,一律属于该范围内。另一种观点则是以六周岁为分界点,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是指仅包括已满六周岁不满十四周岁的儿童,不包括未满六周岁的婴幼儿。该论者之所以这样认为,是从未成年人的认识能力和意志能力角度出发,他们认为未满六周岁的婴幼儿完全缺乏认识和意志能力。组织者完全不需要对这些未成年人采取暴力、胁迫的手段就可以将他们组织进行乞讨。

笔者观点是儿童是指不满14岁的未成年人,包括未满一周岁的婴儿与未满六周岁幼儿。首先是不论是法条还是司法解释均没有对此有所详细界分。说明该罪名的出台就是为了保护所有14岁以下的儿童的利益。并且这个法条的出台是为了保护社会上被强迫乞讨的残疾人和儿童,而对于被强迫乞讨的儿童来说,很多都是六周岁以下的。如果将他们排除在外就有很多儿童的利益得不到维护。其次是对于一些学者认为不满六周岁的婴幼儿完全缺乏认识和意志能力, 组织者完全不需要对这些未成年人采取暴力、胁迫的手段就可以将他们组织进行乞讨的观点。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主观方面的意识应该是对于犯罪主体的要求,而不应该对受害人有所要求,这个观点根本不能成为他们被排除的理由,并且很多6岁以下的儿童也是在暴力、胁迫的手段下被迫乞讨的,所以该观点不成立。

三、“残疾人、儿童”的人数

而对于暴力、胁迫组织人数为多少才可以构成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刑法学界存在不同看法。

多数论者坚持“多人”论,认为该罪的犯罪对象应当为多人,即3人以上。论者列出三个理由:其一是,解读相关的司法解释,可以得出该结论。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于1992年出台的关于“组织他人卖淫罪”解释,组织卖淫罪中要求控制多人从事卖淫活动,而对于多人的解释是指3人或3人以上。其二是,从“组织”的此一可以看出,组织的词义是安排分散的人或事物使具有一定系统性或整体性,很明显分散的人不止一人,否则无法用该词来概括。其三,从立法原因考虑,该论者认为,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的行为多数都是有一定的规模,组织者控制的残疾人、儿童通常不止一个。正是这种行为现在愈演愈烈,对社会影响极坏。刑法正是出于这层原因才增加了该罪名,加以规范。

   第二种观点是坚持有弹性的“多人”论,论者认为应当结合刑法的立法目的和相关司法解释来解读该罪名。同从多数人的观点一样,本罪的被组织者必须是多人,一般是3人以上。但是考虑到特殊情况,即如果组织行为是出于概括的故意而反复多次实施,则即使每次行为的被组织者是1人也成立本罪。

第三种观点是坚持2人论,认为本罪犯罪对象应当是2人或2人以上。理由是:本罪中组织的意义和组织型犯罪中的组织不同。本罪中的组织是动词,是指安排分散的人或事物使具有一定系统性或整体性;而组织型犯罪中的组织一词是名词,是指按照一定的宗旨和系统建立起来的集体。两者词义不同,所以用组织型犯罪中被组织的人数要求来限定本罪中被组织者的人数是不合理的。

笔者认为犯罪对象应该确定为一人以上包括一人。很多学者的观点的得出在于“组织”这个词,认为既然是组织是将分散的人集中在一起,至少是两人或是三人。而笔者认为不必拘泥于组织这二字。论者认为成立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不应当受到人数的限制,利用暴力、胁迫安排1名残疾人或者儿童乞讨的也可以构成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笔者的观点是:

第一、关于“组织”一词的定义。法条中规定的“组织”一词并不应当根据其词义来解释。本罪是刑法修正案新增加的罪名,立法目的是为了打击利用残疾人、儿童乞讨获取不法利益的犯罪行为,从而保护残疾人、儿童的合法利益不受不法侵害。所以,本罪的组织应不拘泥于词义,与其他的一般的组织行为不同。可以是只组织一人乞讨。

第二、许多学者的观点是根据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中一些组织性的犯罪来解读本法条。笔者认为这是不合理的,显而易见两者的性质是不同的。组织残疾、儿童乞讨罪是分属在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的章节里,它所要保护的残疾人、儿童的人身权利。不管组织多少人,侵害的法益无差别,不会对犯罪的成立造成影响,侵犯人身权利的犯罪中也没有罪名要求犯罪对象必须是3 人以上。而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中的组织型犯罪,组织人数的多少影响犯罪行为的社会危害性,进而影响行为罪与非罪的认定。

第三、纵观刑法条文,对于组织型犯罪的规定还是不少的。诸如组织越狱罪、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组织卖血罪、组织卖淫罪等等。而在这些罪名中,只有很少几个罪名是明文规定被组织对象的人数。比如组织卖淫罪,对于被组织者,规定人数是在3人以上。其他的罪名对于被组织人数都没有明确,而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亦是对于被组织对象未有规定必须在两人或是三人以上。

第四、对于有明文规定被组织者人数的法条,如组织卖淫罪,将组织一词解释为控制多人从事卖淫,其立法的目的是为了缩小打击面,从而合理限定打击范围。但是这一解释不可随意使用在其他罪名之上,若是本罪遵循该解释,则有违立法精神。许多刑法中规定的组织型犯罪,被组织的对象并不是3人以上。立法是为了保护法益,而非咬文嚼字。

第五、理论是为实践指导。在实际案例审判中,本罪对被组织者并未有人数限制。成都的首例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案的犯罪人周永东、王节云以胁迫手段组织23岁的残疾人小杨和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小罗从事乞讨。 最后法院认定他们构成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判处周永东、周永连有期徒刑2年,各处罚金1000元,王节云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并处罚金1000元。

四、总结

残疾人与儿童是社会的弱势群体,需要全社会的关注与保护。儿童更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虽然该罪所造成的即时性伤害不如故意杀人等罪的重,但是造成的潜在的隐患以及未来社会的稳定问题确是它罪无法比拟的。这个犯罪行为对残疾人、儿童权益伤害极其大,亟需国家法律强有力的保护

综上所述,为保护更多的弱势群体的利益,为了国家社会的稳定,更大限度的发挥该法条的作用。笔者认为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犯罪对象应是无人数限制,未成年人的范围在0到14周岁。

 

 

 参考文献

[1]刘杰:《“强迫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之解读》,《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06年第6期。

[2]刘欢:《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的若干问题》,《中国商界》2010年第4期。

[3]肖世杰、陈忠:《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犯罪对象析疑》,《湖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3期。

[4]邱赛兰:《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疑难问题解析》,《经济师》2008年第11期。

[5]杨向华:《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几个问题的思考》,《企业家天地》2008年第3期。

[6]付立忠:《论刑法修正案(六)新增设的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4期。

[7]彭辅顺、谭志君:《论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08年第1期。

[8]康均心:《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若干疑难问题研究》,《长江大学学报》2008年第2期。

[9]邱赛兰:《组织残疾人及儿童乞讨罪罪数研究》,《湘潮》2008年第11期。

[10]屈学武:《强迫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若干问题研讨》,《人民检察》2007年第16期。

[11]杨向华:《论组织乞讨罪》,《哈尔滨学院学报》2007年第7期。

[12]孟庆华:《组织残疾人、儿童乞讨罪若干疑难问题研究》,《长江大学学报》2008年第2期。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