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风采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发布时间: 2014-07-24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论《物权法》与物权行为理论

钟金仟

【摘要】我国《物权法》的制定对于明确权利归属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吸收了德国物权行为理论的部分内容,尤其区分了物权行为和债权行为,但在物权无因性和物权形式主义方面并无采纳,实为遗憾之处。本文立足现行《物权法》的有关规定,剖析物权行为理论,以期对物权法之理解与适用求教于方家。

【关键词】物权行为  无因性   债权形式主义    原因行为/结果行为

一、“物权行为”之缘起

在阐述“物权行为”之前,笔者认为须先对法律行为作一个简要的论述。现代民法中的法律行为概念和系统的法律行为理论均产生于德国法,它们被认为是19世纪德国民法最辉煌的成就。那究竟何为法律行为?对此我国学者有着诸多不同的定义,但笔者认为概括最为精辟的还是德国学者萨维尼,他认为“行为人为创设其意欲的法律关系而从事的意思表示行为称之为法律行为",可见,其核心是意思表示,因此有很多人将意思表示等同于法律行为,这种说法是不全面的,因为意思表示仅是其构成要件之一,除此之外还有其它要件,如主体资格等因素。当然,从另一角度而言,这也说明了意思表示在法律行为中的重要地位。对于法律行为的种类问题,目前在学者间基本已无大的分歧,都认为应该包含物权行为、债权行为、遗嘱行为、收养行为、婚姻行为等。由此可见,物权行为只是法律行为之一种。在此共性认识之上,笔者再对物权行为做一个历史回顾。

国内大多数学者认为,最早提出物权行为理论的是19世纪的萨维尼,他在讲学的时候创造了这一思想:以履行买卖合同或其它以所有权转移的合同为目的的合同的交付,并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的事实履行行为,而是一个特别的导致所有权转移的“物的”契约。在他的这个理论中,他将这一简单的买卖合同分成三个行为:一是以转移所有权的意思表示的债权行为;二是买卖双方关于交付标的物达成一致的意思表示的物权行为;三是买卖双方关于交付价金的意思表示的物权行为。简单地说,在他的理论当中有三层含义:交付是一个独立的契约;交付当中包含独立的意思表示;交付也是意思表示的外在形式,即“意思”的“表示”的表达。以上我们可以窥视出物权行为之大概。笔者经过相关资料的阅读研究发现:在物权行为理论提出的初期主要是意思表示加外在形式的学说概念占主流,然而目前基本都认为物权行为就是指物的合意。认识这一点将对指导我们实践生活具有很重要的意义,笔者将在下面的叙述中具体分析。

二、《物权法》对物权行为理论之态度

我国的《物权法》已于07年10月1日生效,它的颁布对于我国确认物权归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定分止争。一直以来,我国同其他大多数大陆法系国家一样都不承认物权行为理论,我国学者通说认为:我国的采用“折中主义”理论和“善意取得”理论就可以完全取代它。但是,是否可以完全取代呢?笔者认为,其实不然,其最关键的一点现实问题----我国目前存在大量的房屋已经交付但没有登记的现象,要是仅仅采取“折中主义”这将对我国的广大人民带来诸多不利影响,不利于保护事实物权人,倘若采物权行为理论则可以通过其他公示方式,如不动产的交付,予以很好的解决。此外,“折中主义”还有诸多不足,如区分主义的不可替代性、善意取得制度在不动产领域的弱适用性等,下文在作利弊分析时将分析。然而,这种不承认物权行为理论的传统是不是延续到《物权法》当中了呢?答案是否定的。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下《物权法》的有关条文就可以得出结论:《物权法》已从完全否认到部分承认。下文笔者将具体分析、解释有关条文的内容:

《物权法》第6条规定了物权变更必须经过公示要件才能生效,即动产的交付和不动产的登记。这可以看作是对物权行为(物的合意)的认可,即它的公示原则里不但包括对物权变动的事实上的公示(动产的交付或不动产的登记),更重要的是它里面还包含有双方当时人对物权变动的意思表示的含义在其中。这一点对于理解物权行为至关重要,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好多人不明白物权行为到底在那里的原因所在。

其次,《物权法》第15条里的不动产的合同(债权合同)的生效与登记(物权行为)成立不再捆绑,区分了物权行为和债权行为。也就是说,债权合同的成立生效取决于当事人的合意并且合法就行,与登记与否没关系,而登记只是作为物权变动结果的必备要件。另外,这一条的功效其实并不仅仅体现在《物权法》里,它也是对《担保法》41条的进行了更正,一改过去既不承认物权行为又在法律中实质性承认的悖论。采用了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其可以认定为对《担保法》41条废止的宣告。

最后,《物权法》中的142条的规定似乎又再一次印证了我国对物权行为理论的部分接受,这一条笔者是这样理解的:建设用地使用权人将房屋及附属不动产等建在自己的土地之上时,并进行了登记,按有关法律规定其一定是房屋等的所有人(我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规定只有土地使用权人才能在其土地上登记,获得所有权证)。但如果他或其他人有证据证明他是真正的房屋所有人的话,法律承认其效力。举个例子说明一下,如甲是土地使用权人,他与乙约定在他的土地上建一房屋较市场价格偏低的价格卖与乙,乙也表示了同意。由于《房地产管理法》的规定只有土地使用权人才能获得登记权证,所以登记证就只是甲的名字。最后,乙也按约定履行了将房屋交于甲,并把房产证一起交给了甲。甲也付了所有价金。但是,如果乙后来反悔了向法院起诉,请求房屋归自己所有,因为房产证是他的名字。而我国又是登记生效主义,法院是否可以认定房屋归甲所有呢?按照这条规定完全可以驳回甲的起诉,认定乙为所有人。其实上面这个例子完全可以从物权行为理论这个角度很好的得到解释,就是物权变动结果生效的两大要件,物的合意加外在形式。一旦符合这两条就可以认为这个物权行为是有效的,至于是否外在形式为登记(动产为交付)法院则在所不问。

综上阐述表明国家在制定《物权法》的过程中体现了对物权行为理论的吸收的思想。但《物权法》并不是对物权行为理论的全盘接受,至少从它的条文里我们不能找到体现抽象原则的影子。目前的条文表明仅仅是对物权行为和债权行为作了一个划分,在物权变动模式上仍是以“债权形式主义”,以及在债权行为和物权行为关系上不表现无因性上而仍坚持有因性,即物权的变动仍与债权行为有一定的关系。

总之,我国《物权法》对物权行为理论的承继是有选择性的,不是全盘否定或肯定的。但这样的取舍是否完全可取呢?其舍弃部分是否真的不足取?这些问题似乎还需进一步商榷。

三、《物权法》对物权行为理论取舍之评析

综前所述,我国《物权法》主要在两方面作出了放弃,即抽象性原则和物权变动的形式主义,坚持了有因性原则和债权形式主义。为此,笔者将对这两点进行利弊分析。

第一点,我国放弃无因性原则的价值在哪里?笔者发现主要基于两点论据:1.认为割裂了原因行为与结果行为的关系,令人费解;2.违背公平原则,对原权利人保护不利,有偏袒第三人之嫌疑。同时,出现了适用抽象性原则的许多例外情况,有所谓的“物权行为无因性之相对性”之说。对于上面的疑问,笔者谈两点看法:

⑴.无因性原则到底对原权利人保护是否不利?就笔者发现,主要问题集中在萨维尼的一句名言的解释上,即上文提到的“源于错误的交付仍为有效”。仍用一个例子说明一下:甲卖钢材给乙,乙又将钢材转卖与恶意的第三人丙。一旦甲乙之间的买卖合同出现瑕疵而归于无效,用无因性理论来阐释的话,丙获得了所有权,而甲只能向乙要求承担违约责任,不能基于所有权要求丙返还原物。于是得出结论:损害了甲的所有权而保护了恶意的第三人丙。从表面理解存在这种嫌疑,但如果从深层次去考虑,则可能不会得出如此结论。因为,乙与丙的交易过程中,作为买方的丙基于对公示原则的信赖(动产占有人即为所有人),买得自己需要的钢材本无可厚非。至于丙是不是善意或恶意并不影响合同的成立,这时的恶意不妨理解为他对交易的相对方的情况掌握的比较清楚,缔约比较慎重,而不应是责难。另外,作为原权利人来说,其有不可推卸过错,至少说其在缔约的时候没有对合同进行很好的了解以至于签订合同那么草率,而后却要以合同存在瑕疵请求返还原物。这难道不是就不是对第三人不利吗?并且,第三人作为一个广泛的交易群体的“统称”,为了交易的安定理应给予特殊保护,更何况第三人在交易时只要支付了价金,根本不会有什么过错。

⑵.到底是否存在所谓的“物权行为无因性之相对性”?当前主要对这个说法有三种学说,分别为“共同瑕疵说” “条件关联说”“统一行为说”。经对学者已有研究的总结,笔者认为这三种学说都是不成立的。在阐述这个问题之前,必须对这个问题的前提有一个很好的认识。探讨物权行为的无因性必须首先存在两个行为,原因行为和结果行为,并且是独立分离的,在此基础上才能探讨两者的关系,即如果前者影响后者,则有因,反之为无因。而物权无因性之相对性,也就是物权无因性的例外,指的是原因行为的无效但结果有效这种情况。[ 原因行为与结果行为的关系根据组合原理有四种情况,但要讨论物权无因性的相对性,只有这个情况才有探讨的可能和必要前提。]建立在这个前提基础之上,对以上三种学说予以评判:

Ⅰ.“共同瑕疵说”不符合前提条件;并且,原因行为和结果行为都是法律行为的子概念,可以适用法律行为的规则,何来两者关联之说。

Ⅱ.“条件关联说”的例外情形是附所有权保留条件的买卖,它确实是对物权无因性的突破。但亦可认为是意思自治的结果,是当事人之间的约定,根据约定大于法定的法理,理应适用合同意志自由的原则,不必带入物权无因性来讨论。

Ⅲ.“统一行为说”的观点已不合潮流,按现行大多数国家的规定,即使一个行为的某部不影响其他部分的效力,仅就该部无效,不影响其他行为的效力。以我国为例,《民法通则》第61条规定:“民事行为部分无效,不影响其他部分的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更有必要重提的是,前提条件在此时也不适合。

由上三种学说分析可以得出结论,对于物权无因性理论的采纳不存在什么折中学说(物权无因性之相对性),要么采纳,要么放弃,别无它法。鉴于无因性确实有其诸多优点,只是在一些细小方面需要国家立法进行明确,如所有权保留的买卖,但总的来说对于我们市场交易的顺利进行和法院的审判都有很大益处。

第二点,债权形式主义是否能够完全替代物权形式主义?对于这个问题笔者不作详述,只提出一点驳论,即,债权形式主义把物权变动的效力系于公示要件上,即动产的交付和不动产的登记。排除目前我国登记机关的多元化和恶意登记的情况,仅就将财产(此处就不动产而言,为探讨问题的方便)归属的决定权附与具有行政性质的登记行为上,无疑认可法律行为的成立生效与否取决于具有行政性质的登记。可见,此做法不足以体现法律行为的意思自治的核心要素,有悖法理。

当然,在采债权形式主义的同时,善意取得制度对支持取代物权行为理论投了一重磅炸弹。其理论也不足以抗衡物权行为理论。笔者也谈一点认识,《物权法》虽规定了善意取得制度既适用动产也同样适用不动产,然而,仔细分析第106条就会发现,对于不动产而言,登记作为公示要件,只要对登记进行核查,根本没有什么善意与恶意之分,因为核查之后都是善意的。那么,这个制度对不动产还有何意义?不动产制度作为物权制度的重中之重,然却不适用于《物权法》的规定,岂不有违法律本意。再加之,善意与恶意之区分实难有一客观标准作出评判,一旦出现疑难案件,很难作出精准判断。

四、结束语

物权行为理论是德国最先抽象出来的理论,解决实际生活中的较为复杂的问题起到难以忽略的作用,且在完善民事法律体系更是一大杰作。与此同时,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也将是以前没有遇到的新的复杂问题,司法实践需要这种理论作指导,解决棘手问题。此外,民法典的总则编撰也需要对法律行为的理论支撑,若断然弃之,则很难支撑总则之内容,因为若不承认物权行为理论,则法律行为实际起作用的领域也仅仅局限于合同领域。总之,物权行为理论对我国高速发展的市场经济提供了便捷有力的法律支持,也完全符合私法自治的法理,亦符合民法体系逻辑的完整性。

参考文献

【1】梁慧星:《我国民法是否承认物权行为》,《法学研究》1989年第6期。

【2】李永军:《我国民法上真的不存在物权行为吗?》,《法律科学》1998年第4期。

【3】陈华彬:《论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民商法论丛》第6卷。

【4】王利明:《物权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5】王利明:《物权行为研究》,《民商法研究》第3辑,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

作者信息:钟金仟,男,民商法学硕士,宿迁学院民商法学专业教师,江苏西楚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电话13218919615。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